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西汉未央宫

本书介绍了西汉长安城、未央宫、汉长安城对秦都咸阳的继承与发展、汉长安城中的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4章 西汉长安城(3)
章节列表
第4章 西汉长安城(3)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叔孙通不日启行至鲁,招集了三十个儒生,又至薛地故里招来弟子百余人,一同西行返回栎阳。叔孙通到了栎阳,与众儒生费尽苦心,引经据典,参古酌今,才将朝仪商定出来。然后,就将众人引到演礼场,竖起许多竹竿,排列成行,当作位置标准。又用棉线搓成绳索,横缚在竹竿上面,彼此连接,规划好等级地位。再令诸儒生从田野剪下许多茅草,捆缚成束,一束一束植立起来,或在上面,或在下面,作为尊卑高下次序。这个办法,史称绵蕞习仪。
  布置完毕后,让儒生弟子等权且充当文武百官及卫士禁兵,依着朝仪,逐条天天演习如何走,如何跪,如何磕头,如何起来等等。一直演习了大约有一个多月,全都练得熟悉了,叔孙通这才入宫启奏高祖,请高祖亲往演练场观看朝仪演习情况。
  高祖随即命领侍臣,来到演练场。叔孙通立即振作精神,指挥诸儒生将朝仪从头至尾,逐条演习一遍。高祖见诸人演习的礼仪,都是尊君抑臣,上宽下严,且简便易行,于是欣然对叔孙通说道:“就照此施行!”
  不久,丞相萧何从咸阳驰奏报来,说是长乐宫落成。高祖看了奏章后,心中大喜,遂决定在长乐宫中过大年,届时朝仪大典也在这里举行。公元前200年元旦这天,天色微明,各诸侯王与文武百官,均服饰一新,早早赶到长乐宫外,准备入宫朝贺。先是执礼官谒者,按照朝仪引导诸侯群臣依次鱼贯而入殿门。功臣、列侯、诸将军、军吏按次序站在西方,东向;文官丞相以下,按次序站在东方,西向。这时,只见殿中早已陈列有车骑步卒组成的仪仗,卫官张旗,郎中执戟,左右分站,夹陛而立,气氛异常森严。
  汉长乐宫宫殿遗址顷刻,只听钟鼓齐鸣,汉高祖乘坐车辇,缓缓出房,来到殿前。当下,卫官、郎中,交声传呼,纠饬百官。汉高祖下了车辇,迈着缓步,面南升坐。这时,由掌管宗庙、礼仪的大行传呼出来,命令诸侯、丞相、列侯以下,依次拜见。众人闻呼,趋跄入殿,一一拜贺。这时的汉高祖,只不过坐在龙位略略欠身,便算答礼。随之,大行又传语平身,群臣才敢起身趋退,仍旧依次站立两厢。
  接着,便分排宴席,称为法酒。汉高祖坐在龙案宴饮,其他人则依次分席侍宴。旁边又站着御史几人,专门巡视监察。群臣个个屈身俯首,依次举杯上寿,然后,才得坐下喝上几杯。酒过三巡,谒者便出来请罢酒。群臣中偶然也有几个酒后失态的,或略略伸了一下懒腰;或有张口打呵欠者,便立即被监察御史领出殿去,不准再进金殿。因此,整个朝贺仪式,盈廷肃静,宴会始终无敢喧哗失礼者,秩序井然。
  高祖待群臣散朝后,大喜道:“吾今日才知作为皇帝之尊贵了”。由于叔孙通制定朝仪,深合上意,高祖便对他特别加赏。拜他为太常,赐黄金五百斤,众儒生也各有封赏。西汉的朝仪就这样确定下来了。这种朝仪后经各代发挥完善,成为封建社会的重要礼仪。
  长乐宫廷的两边有重约万石、声传百里的巨钟。廷中有南北道通至前殿之上。前殿是长乐宫的主体建筑。前殿的正殿两边对称分布着大小相同的东厢和西厢,东厢和西厢有着重要用途,其中尤以东厢更为突出。皇帝的朝觐虽在正殿,但许多军机政务都在东厢决定。文武大臣进入正殿之前,往往等候于东厢。皇帝的亲信有不便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天子说的话,也在东厢汇报。皇帝在正殿的许多决策,都是在东厢之中商讨决定的。东厢很像“便殿”。由于东厢用途很多,所以建筑规模较大。相对东厢而言,西厢则是清静闲宴之处,因而又称“西清”。
  长乐宫中有众多的宫室,前殿西侧有长信宫、长秋殿、永寿殿、永昌殿等。前殿北面有大厦、临华、宣德、通光、高明、建始、广阳、神仙、椒房和长亭诸殿。此外,长乐宫中还有温室、钟室和月室等建筑。
  长乐宫自惠帝居未央宫以后,已成太后之宫,其中的长信宫是太后的主要宫殿。因而“长信”成为了皇太后的代名词。汉成帝时由于宠爱赵飞燕,于是赵飞燕骄妒宫中,而班婕妤为逃避她的迫害,只得请求去长信宫服侍皇太后,以求庇护,保全性命,因此她不无感慨地发出:“奉共养于东宫兮,托长信之末流。共洒扫於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的慨叹。1970年末发掘的长乐宫第一号建筑遗址,其夯土台基平面为长方形,东西762米,南北295米,台基周施回廊,廊外置卵石散水。根据遗址位置与建筑布局,结合文献记载,推测该建筑遗址很可能为“长信宫”殿址。
  长信宫灯长秋殿、永寿殿和永昌殿也属于太后的宫殿,椒房殿则为高祖以长乐宫为皇宫时的皇后宫殿。大厦殿是长乐宫中的重要宫殿之一,也是长乐宫中主要的政治活动场所之一。因而秦亡以后,汉初将秦皇宫咸阳宫前的十二个巨大铜人移至大厦殿门前。
  钟室是“长乐宫悬钟之室”。西汉的开国元勋、淮阴侯韩信就被吕后用阴谋斩杀在这里。韩信之所以被吕后所杀,是因为汉王朝建立初始,各异姓王拥兵自重,形成对刘氏天下潜在的威胁。翦灭异姓诸王,是刘邦日夜考虑的大事。异姓诸王中,韩信势力最大。刘邦借口韩信袒护一叛将为由,把他由楚王贬为淮阴侯,调到京城居住,实际上有点“软禁”的味道。韩信功高盖世,忠于刘邦。当年楚汉相争,战斗激烈之时,谋士蒯通曾建议韩信与刘邦分手,使天下三分。韩信拒绝了蒯通的建议,辅佐刘邦夺得天下。而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心中怨恨至极。
  公元前200年,刘邦任命陈为代相,统率边兵,对付匈奴。韩信私下里会见陈,以自己的遭遇为例,警告陈,你虽然拥有重兵,但并不安全,刘邦不会一直信任你,不如乘此机会,带兵反汉,我在京城里接应你。两个人秘密地商量好,决定伺机起事。公元前197年,陈在代郡反汉,自立为代王。刘邦领兵亲自声讨陈。韩信与陈约定,起事后他在京城诈称奉刘邦密诏,袭击吕后及太子,两面夹击刘邦。可是,韩信的计谋被吕后得知。吕后与丞相陈平设下一计,对付韩信。吕后派人在京城散布:陈已死,皇上得胜,即将凯旋。韩信听到这个消息,又没有见到陈派人来联系,心中甚为恐慌。一日丞相陈平亲自到韩信家中,谎称陈已死,叛乱已定,皇上已班师回朝,文武百官都要入朝庆贺,请韩信立即进宫。韩信本来心虚,只得与陈平同车进宫。结果被吕后逮捕,囚系在长乐宫之钟室。半夜时分,韩信被杀。
  其实盖世英名的韩信至死也不知道陈已死的消息完全是谎言。实质上陈叛乱是在韩信死了两年之后才平定的。那么,刘邦为何不杀韩信而让吕后杀呢?刘邦首先把韩信由齐王改封为楚王,后由楚王贬为淮阴侯,又用陈平的计谋捉住韩信,废为平民。但汉高祖刘邦一直没有杀韩信,因为高祖曾与韩信有约,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器不杀。吕后就偏偏把刘邦都不杀的韩信,用布兜起来,用竹签刺死,杀他不见天,不见地,不见铁器。司马迁写史记,记载汉高祖听到韩信被吕后杀后的心情是“且喜且哀之”,这话道出了多少背后的故事,自己不忍杀戮功臣,而自己的妻子却刚毅果敢地了解了自己心中的疙瘩,自然不免思潮起伏,感慨万千。吕后这招确实收到了杀鸡给猴看的作用,朝中大臣看到她连韩信这样的人都敢杀,不免都对她畏惧几分。
  长乐宫不仅有众多宫室,还有风景秀丽的池苑、幽静的亭榭、壮观的台阁,集办公、娱乐、园林建筑为一体。秦始皇二十七年(前220),在兴乐宫中建造了高达四十丈的鸿台,秦始皇经常登台射击天空中翱翔的飞鸿,因此取名“鸿台”。汉惠帝四年(前191),鸿台因火灾被毁。长安城内出土的飞鸿“延年”图象和文字结合的瓦当,当是鸿台的建筑材料。
  长乐宫中还有鱼池和酒池,酒池之边有肉炙树,也是秦始皇营造兴乐宫时修建的。统治阶级奢侈无度,“酒池肉林”不独始于秦始皇,夏桀、商纣当政之时,以酒为池,脯肉为林,挥金如土。汉武帝步其后尘,泛舟于酒池之中,又在池北修筑了台榭,制作了巨大铁杯,酒放其中,“招待”外宾,以取笑使者。天子赐酒他们,但由于铁杯既大又重,拿不起来,他们只好低头引首于铁杯之中喝酒,颇似牛饮水。这就是“上观牛饮”的笑话。当时围观者多达3000人,由此也可反映出酒台楼榭的规模是相当大的。
  西汉晚期,战火曾给未央宫带来严重破坏,但长乐宫却幸免于难,保存完好。因而更始皇帝自洛阳到长安后就以长乐宫为皇宫。后来赤眉军攻入长安城,更始帝逃至高陵县,刘盆子继立帝位,他仍以长乐宫为皇宫。东汉一代,长乐宫一直完好地保存着。
  近年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将勘探和发掘的工作重点转移到长乐宫遗址,并于2002年10月—2003年4月发掘清理了2号建筑遗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汉长安城长乐宫二号建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04年1期。2005年10-12月,在2号建筑遗址之东又发掘清理了4号建筑遗址。该遗址地处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办事处罗家寨村北,是长乐宫西北部建筑遗址群中的一个中心建筑。遗址由主体建筑、附属建筑、给排水设施和围墙等几部分组成。主体建筑位于夯土台基之上。现存夯土厚约18米。因平整土地等原因,廊道地面以上的台基部分被毁,台基上的柱网结构已不存。台基呈长方形,东西长794米,南北已发掘部分宽274米,南部尚有一部分被生产路所压,没有发掘。围绕台基之西部、北部有廊道和散水,廊道、散水均铺素面方砖。以台基西侧为例,廊道宽175米,其外散水宽064米。散水以外是庭院,庭院地面也铺砖。在台基的中部有一组大型地下建筑遗址,在台基的东部有一组半地下式小房子。中部大殿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24米,南北宽10米,四壁现存高118-144米。四壁的壁柱槽下部大多数础石尚存,地面上东西分布有4行,每行10个,共计40个明柱础石。从保存完好的柱础可以知道该殿东西面阔11间,南北进深5间,间距约2米。础石均为花岗岩质,有的础石面上还残存有木柱压痕或炭化的木柱残块,由此得知木柱为圆形,直径约30厘米。础石下面是平面呈圆角方形的夯土墩,础石放置于夯土墩中央。
  长乐宫建筑遗址北部通道南北总长147米,东西最宽468米。它的最北端是东、西对称的两个空心砖踏步,各有5级,每级宽约33厘米,高约18厘米,均用几何形花纹空心砖垒成,上下层空心砖之间相互叠压3-4厘米。踏步正对廊道,是由廊道进入地下大殿的出入口。其大殿、门房和通道的墙壁均为夯土外包砌土坯,土坯外抹粗草泥层、细草泥层,最外面粉刷白灰面。在墙壁的底部镶砌有一排方砖,起类似踢脚线的作用。地面原铺设厚约3-4厘米的木板,木板的一端顶到墙壁底部镶砌的方砖上。木板地面之下留有一个用于防潮的空间。南部主室由北通道、楼梯间和一个套间组成。北通道位于北部附室和南部主室之间,南北总长1275米,东西宽115-23米。通道北部为坡道,南部为平道,是南部主室通往台基以南庭院的通道,所以在坡道与平道交接处设门。楼梯间位于平道北端以西,平面呈长方形,东西199米,南北257米。踏步位于楼梯间南部,南北向,现存3级台阶,每级宽约30厘米,高16-29厘米。台阶为土坯筑成,土坯外抹厚草泥层,表面涂刷成红色。楼梯间东墙北端设门。主室套间南北总长123米,东西宽685米。南、北二房之间为一堵东西向夯土墙,墙西端设门。北房南北长48米,东西宽42米。南房平面略呈方形,边长68米,偌大一个房间只在四角立角柱,应是F2最主要的一个房间。独特之处是地面抹浆泥,表面涂朱。
  从地层堆积、遗迹现象和出土遗物看,该遗址始建年代较早,可能要早到西汉早期,一直使用到西汉末年。长乐宫4号建筑遗址夯土台基虽然破坏严重,但是整体建筑的布局、结构和功能基本完整、清楚,展现出西汉皇室贵族比较完整的生活场景。特别是保存了两座重要的地下、半地下建筑,前者规模宏大,柱础密集,北部通道西侧有门房一类建筑,应是处理政务的场所。后者形制特殊,单间房屋规模虽小,但柱子少,室内空间大,南部主室的北部、东部设有附属房间,可能是日常生活的处所;南部主室北通道内出土一枚“荆州牧印章”封泥,说明在此也处理某些政务。此外,还发现了朱红踏步、朱红地面和壁画残块,从出土情况看,应为屋顶壁画,内容以几何形花纹为主,颜色丰富鲜艳。为研究汉代建筑等级制度和建筑装饰手法提供了重要资料。
  长乐宫壁画照片专家认为这是继秦咸阳宫壁画出土后的又一重要发现,在中国古代宫殿壁画史以及美术史上均具有重要价值。
  此前考古工作者曾在秦都咸阳1号及3号宫殿遗址发现了大量壁画残片,内容包括装饰图案、车马出行、人物仪仗、台榭建筑及麦穗、竹、梅等。从车马出行残片可看出有七套四马一车的车马,背景为道路和树木,是当时贵族游猎生活的形象反映。从人物仪仗残片可看出有头戴面具身着不同颜色长袍者十一人,据推测这可能是描绘宫中打鬼仪式的“傩仪图”。440多块装饰图案残片,系用黑、赭、黄、大红、朱红、石青、石绿等多种颜色画出,图案五彩缤纷,风格雄健。这批壁画残片虽只是当时秦宫大幅壁画的支离破碎的局部,但却可由此推见秦代宫室壁画的规模、水平及其取材的广阔。
  汉承秦制,汉代皇宫中肯定有大量壁画,但一直没有发现。长乐宫发现的这些壁画残块不仅为人们研究汉宫廷壁画提供了重要资料,更填补了汉代壁画的缺环,使中国古代秦、汉、唐等的壁画史有了较完整的脉络。西汉以来,装饰性的壁画非常流行,宫殿邸舍到处都有壁画。史载长安宫殿中有壁画的建筑有承明殿、麒麟阁等。总之,4号建筑遗址的发掘,把长乐宫的考古学研究、汉代建筑科技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张建锋 刘振东 王晓梅:《西安市汉长安城长乐宫四号建筑遗址》,《考古》2006年10期。
  同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在汉长安城长乐宫的西北部,今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办事处罗家寨村东北发掘出土了一组形制独特的建筑遗址,编号为长乐宫5号建筑遗址。发掘总面积1369平方米。据初步分析,该建筑遗址可能是长乐宫内一处用于藏冰的凌室遗址。
  长乐宫藏冰遗址主体建筑和附属建筑的周围有庭院,庭院地面铺砖,以F1北侧庭院铺砖保存较好。砖有方砖、条砖两种。铺法有平铺和侧立铺两种。在附属建筑西北侧的庭院里还发现了两条小排水沟,均为明沟,作用是排除庭院的积水。遗址出土的遗物主要有陶器、铁器和铜钱等。陶器数量较多,大多为建筑材料,有砖、瓦、瓦当等。砖分为方砖、条砖和空心砖。瓦分为板瓦和筒瓦。瓦当有云纹瓦当和文字瓦当2种,文字瓦当均为“长生无极”瓦当。铁器有钉和铲。铜钱有汉半两、五铢、布泉、货泉、小泉直一等品种。
  因为该遗址出土了大量西汉、新莽时期的建筑材料和铜钱等遗物,所以它的时代应为西汉、新莽时期。遗迹有早晚期并存的现象,遗物中既有西汉早期的遗物,如表面细绳纹、内面麻点纹、内壁有泥条盘筑痕迹、外壁有切割痕迹的筒瓦和汉半两钱等,同时又有西汉中晚期直到新莽时期的遗物,如表面中粗绳纹、内面布纹、内壁有切割痕迹的筒瓦和西汉五铢钱、新莽布泉、货泉、小泉直一钱币等,因此,该建筑应始建于西汉早期,经西汉中晚期,一直沿用到新莽时期。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因为需要维修,所以留下了不同时期的遗迹和遗物。
  主体建筑中有一些明显的特征:为浅地下式建筑,四周墙体很厚,房内地面不平,由南北两侧向中间倾斜,并于中部形成一条东西向排水沟,排水沟的东端连接一条穿过东墙的陶水管道,说明房内有大量积水需要排往房外。这些建筑特征表明房子不是用来办公或居住,应属仓库一类的建筑,可能用来藏冰。因为浅地下的建筑结构和宽厚的墙体具有保温、隔热的作用。冰在贮藏过程中逐渐消融形成的水,先是汇集到房子中部的排水沟,再经东墙下的陶水管道排往房外。另外,因为冰块较重,所以将条砖侧立起来铺砌地面用以承重,而房内一周平铺条砖的回廊应是藏冰、取冰时行走的通道。
  据文献记载,未央宫中有凌室。凌室“在未央宫,藏冰之所也”。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卷3,中华书局2005年。凌室是中国古代城市中极其重要的设施,于冬天纳冰,春天启冰。所藏之冰,在太官则用于储藏食物、防腐保鲜;在宫殿则用于降温纳凉。另外,冰还用于祭祀、停丧等礼仪活动。这种建筑在古代都城中是常见的,在秦都雍城和咸阳均有发现。
  长乐宫在汉初曾一度用作皇宫,惠帝以后一直是皇太后之宫。5号建筑遗址应是这座重要宫城中一处藏冰的凌室遗址。在该遗址之北部、西部不远处分布着多座同时期的宫殿建筑,凌室内的藏冰,应主要就近供这些宫殿使用。长乐宫凌室建筑遗址形制独特,系首次发现西汉时期的藏冰遗迹,为研究西汉建筑的多样性、西汉宫廷生活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刘振东、张建锋:《西汉长乐宫五号建筑遗址》,中国考古网2005年6月17日。
  长乐宫的沉淀池考古工作者又在2005年底对长乐宫6号建筑遗址进行了部分发掘,是迄今钻探到的长乐宫内规模最大的一座建筑遗址。位于今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办事处罗家寨村北,是一个大型夯土台基,钻探东西长约160米,现存南北宽约50余米,台基的南部被民居占压。清理出的遗迹有夯土台基的北边沿和东边沿,台基北侧、东侧的廊道、散水以及台基以北的附属建筑、给排水设施和院墙等。在紧贴台基北边沿发现了一条东西向半地下通道,通道铺有地砖,在一个斜坡通道处铺的是精致的花纹砖。在台基北发现了一组完整的排水设施,由两座沉淀池和数段圆形或五角形的排水管道组成。据专家分析,从房顶聚泻的雨水先汇入庭院中的沉淀池中,待杂物沉淀后,清水通过压在半地下通道下面的双排陶水管排到建筑之外,这样能保证排水管道不被堵塞。此外,发掘区还出土了许多西汉建筑构件,有宽约零点五米的大板瓦、长约六十厘米带瓦当的筒瓦、几何纹和乳钉纹的青砖、有博局纹方砖、带“长乐未央”、“长生无极”文字的瓦当。西部有一处较大的房屋建筑遗迹,建筑之内有一组三室的半地下式房子,深入地下约半米至一米,留有壁柱柱洞和柱础石,显示出大殿之内小居室的神秘感,大建筑还分割出四个庭院。东部是一组夯土围成的庭院,庭院靠西北角有一眼深八米的水井,保存基本完好。《汉长乐宫发现规模最大建筑遗址》,中国考古网2006年8月28日。
  考古工作者表示,多年考古勘探和发掘证实,罗家寨附近有可能是长乐宫的中心宫殿区,以六号遗址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长乐宫建筑体系,展示出一幅西汉皇宫高贵奢华生活的全景画面。
  7.桂宫
  桂宫是汉武帝时营建的。《三辅黄图》引《关辅记》载:“桂宫在未央宫北,中有明光殿土山,复道从宫中西上城,至建章神明台蓬莱山。”其遗址在今夹城堡、民娄村、黄庄和铁锁村一带。位于未央宫北,南邻直城门大街,北以雍门为界,西靠西城墙,东近横门大街。是在秦甘泉宫的基础上修建而成的。桂宫南宫门称龙楼门,因门楼之上装饰有铜龙而得此名。
  桂宫是汉武帝为其后妃们修筑的,其建筑自然是相当奢华的,从文献记载的明光殿就可看出这点。明光殿是桂宫中的重要宫殿,建筑十分豪华,各种鎏金的金属构件闪闪发光,建筑物上镶嵌的各种各样的明珠五光十色,洁白的玉石台阶和柱石映衬得整个建筑物处处生辉、明光四射。桂宫中的鸿宁殿是其主体建筑。宫中的走狗台、飞阁、复道等等,把这座后妃之宫点缀得格外漂亮。
  桂宫建筑遗址桂宫遗址已经过勘探和发掘。桂宫宫城已基本钻探清楚,城址平面为长方形,南北长约1800米,东西宽约880米,周长5360米。宫城已勘探出南、北、东宫门各1座。南、北宫门有南北向干路相连。宫城中部的东西路,由东宫门向西通至宫城南北干路。宫城中南部有一高台宫殿建筑基址,台基南部分布有大量建筑遗迹。目前已发掘了桂宫南部的2号建筑遗址和西北部的3号建筑遗址,其中2号建筑应为汉武帝为后妃们修建的重要宫殿建筑,3号遗址的七座小房址应为一处仓储建筑遗址。通过调查与发掘,进一步确定了桂宫的具体位置。探清了桂宫宫城的形状,并对南城门进行了发掘,确定了此门即文献所记载的“龙楼门”。发现了桂宫城内七座宫殿遗址及道路遗迹,基本上弄清了宫城内的布局。通过对2号、3号、4号宫殿建筑的发掘,探明了桂宫主要宫殿建筑的形制布局,这些宫殿建筑基本继承了先秦的“前朝后寝”或“前堂后室”的建筑格局。通过发掘已经确认了桂宫的性质为后妃居住的宫城,判明了桂宫的年代为汉武帝时兴建,使用于西汉中晚期。刘庆柱:《汉长安城桂宫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见《古代都城与帝陵考古学研究》,科学出版社2000年。
  桂宫一号遗址高台与此同时,考古人员在桂宫宫城西北部发掘了一处仓储建筑遗址。这是我国首次在宫城中发掘出土仓储建筑遗址,对研究宫城内的构造、布局提供了重要资料。这一建筑遗址位于今未央区六村堡乡铁锁村东160米处,北距桂宫北墙340米,距西墙345米,遗址南北长84米,东西宽24米,整个结构包括南北两端两个大房址和由六条夯土墙垛分割成的七个小房址。南端的大房址东西长135米,南北长1545米,残高05米,四壁都应有壁柱。北端的大房址东西长16至17米,南北长31米,残高05米。
  这七所房址均坐东朝西,每所房子的西边一面全是大门,有木质门槛遗迹,每座房址南北两壁都有对称的七对壁柱,大都有础石存在,少量础石上还留有木质壁柱的木灰。
  这次发掘的遗址整个建筑结构和布局在宫城类考古发现中尚属首次。专家们认为,这应是一处仓储建筑遗址。遗址发掘过程中还出土了铁钉、铁剑、盖弓帽等,另外还有大量的板瓦、筒瓦、瓦当和铜币,瓦当以“长生无极”和网格纹的云纹瓦当为主,与桂宫2号建筑遗址基本一致,铜币有五铢以及货布、大泉五十等王莽时代的货币。从这些出土物可以看出,这一建筑遗址当为西汉中晚期建筑,与文献记载的汉武帝建桂宫是一致的。七座房址发掘土的倒塌堆积全是红烧土,所以它应是毁于西汉末的战火。
  仓储建筑遗址在宫城中的发现,填补了中国在这一领域考古发现的空白,对研究宫城的构造、布局、风格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通过调查与发掘,进一步确定了桂宫的具体位置。探清了桂宫宫城的形状,并对南城门进行了发掘,确定了此门即文献所记载的“龙楼门”。发现了桂宫城内七座宫殿遗址及道路遗迹,基本上弄清了宫城内的布局。
  桂宫遗址出土的玉牒2001年在汉西安城桂宫4号建筑遗址,考古发掘出土了一件玉牒,是我国考古发现的古代帝王封泰山时用的唯一祭天封禅重器,具有极高的价值。
  桂宫遗址的全面勘察与发掘,不但完善了学术界对汉长安城总体布局的认识,还填补了对古代后宫宫殿建筑考古发掘的空白。此前中国考古学界对中国古代都城建筑的发掘多关注于大朝政殿一类的建筑,对后宫建筑发掘和研究相对薄弱。该遗址的勘察与发掘,清晰地展示了汉代朝政设施与后宫建筑在建筑形制和建筑风格上的异同,为进一步研究汉长安城的总体规划、后妃宫殿特点、皇宫与后妃宫的异同及我国古代都城制度、宫殿制度及建筑技术的发展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基础性资料。
  8.北宫
  位于未央宫东北、桂宫以东。汉高祖刘邦创建,汉武帝时大加增修。1994年的考古发掘,确认了北宫的具体位置,具体位于厨城门大街东50米,安门大街西40米,雍门大街南35米,直城门大街北225米。平面为长方形,周围有宫墙,南北长1710米,东西宽620米。其规模与桂宫相近。北宫的东宫门称东司马门或东交门。北宫与未央宫之间有复道相通。傅太后住在北宫时,经常从复道去未央宫,请求皇帝赐予她尊号。北宫之中有前殿,有寿宫、神仙宫、太子宫、甲观和画堂等。汉武帝时,依据桂宫的“珠帘玉户”形式,修筑了北宫前殿。
  寿宫和神仙宫是供奉神仙的宫殿,各种祭祀神仙的礼仪活动也在这里举行。那里是人们罕至的神秘地方。正因为如此,皇帝为了逃避朝野的舆论,在北宫之中为自己蓄积了大量私奴和车马。
  北宫作为后妃之宫的特点是,宫中的后妃多为不得志者,她们或被废被贬,而被迫退处此宫。这也许与北宫中的寿宫供奉神君,让那些被废贬的后妃在此宫“修行积德”有关。西汉初年,吕太后崩,诸吕势力被剪除,孝惠张皇后被废处北宫。哀帝崩,皇太后赵飞燕被贬,退居北宫。因此人们认为,北宫或为被废黜的后妃之宫。
  北宫之中有太子宫,太子宫自然是与太子有关的建筑。太子宫内有甲观,甲观之内有画堂。画堂是有壁画的殿堂,传说北宫中的画堂有九子母壁画,从某种宗教迷信观念出发,或许那里有专门为后妃所设的产房。
  从吕后死于北宫来看,北宫起初应为太后居处,未央宫建成后,太后移至长乐宫,北宫遂成为遭贬皇后的退居之处。
  汉武帝太初四年秋天(前101),在长乐宫北修筑了明光宫。宫室建成以后,从燕、赵等地征召了美女两千人充实宫中。这些宫女的年龄一般在十五岁至二十岁之间,年龄满三十岁的人就要出宫外嫁,然后另择美女补足其数额。在明光宫与长乐宫之间有飞阁复道相连接。《汉书·元后传》记载:“成都侯商尚疾,欲避暑,从上借明光宫”,可见明光宫具有避暑的功能。王莽时改明光宫为安定馆。
  由于明光宫还没有进行发掘,具体形制和布局还无法说清楚。
  9.建章宫
  随着汉朝初年实行与民休息、发展生产的政策,出现了“文景之治”的好局面,国家经济状况有了明显好转,汉武帝即位后好大喜功,一改文景时期的“无为而治”政策,对外大使用兵匈奴,对内大修宫殿台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