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西汉未央宫

本书介绍了西汉长安城、未央宫、汉长安城对秦都咸阳的继承与发展、汉长安城中的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3章 西汉长安城的管理与保卫工作(1)
章节列表
第13章 西汉长安城的管理与保卫工作(1)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自从秦始皇创立皇帝制度以来,皇帝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皇帝身边形成了一批官僚机构,这些人住在豪华的都城中,处理国家大事,皇帝拥有对国家大事之最后决策权。汉代皇帝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皇帝居于宫中,朝见大臣,商议处理政事及决策皆在宫内。
  因此都城与皇宫之宿卫警备,事关皇帝之安全及国家大事之机密,历朝极为重视,措施极为严密,自不待言。秦朝首先建立了以保卫皇帝安全为中心任务的京城禁卫制度。该制度主要由三部分京城卫戍军队组成,分别是由郎中令所率领的守护殿内安全的郎卫,卫尉所率领的警卫殿门之外皇宫以内安全的卫士和中尉所统领的负责皇宫以外京城安全的军队。这三部分京城卫戍军队既分工合作,又互相制约。西汉初期的京城禁卫制度和秦朝基本一致。直到汉武帝扩建南北军,改郎中令为光禄勋,中尉为执金吾,曾设北军八校尉、城门校尉,使西汉京城卫戍军队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东汉建立后,光武帝对京城卫戍军队的布防作了调整,不再像秦朝和西汉那样由三名卫戍部队统帅人物掌管,而是一群平级的武官分别统领各自军队。
  西汉长安城的管理是有序的,管理体系十分复杂。皇宫之宿卫由卫尉、光禄勋、少府三卿主领其事,加上掌京城警备之执金吾,由四卿负责皇帝之安全。又宫廷之门禁,依出入者之身份不同而有不同之手续,案籍齿符,严防阑入。有罪之官员,不论其是宫内当差者或朝廷官员,皆禁止入宫。而凡劾奏他官有罪,得同时移书宫门,禁止该被劾者入宫;否则,以阑入罪人法问罪,罪至死。太子诸王以下至百官,出入宫门、殿门,皆得下车、马步行,否则以不敬论罪,门卫得扣留之。宫门入夜关闭,虽宫内之官员、皇亲国戚,无诏不得进出。而泄漏禁中语者,罪至死。
  一、长安城的管理体系
  汉长安城的管理体系比较复杂,总体上来看属于一种划区而治、多部门共管的状态。据《汉旧仪》记载“长安城方六十里,中皆属长安令,置左、右尉。城东、城南置广部尉,城西、城北置明部尉,凡四尉”。可见长安城当时归长安令(相当于今天的市长)和四尉统一管理。
  从行政体系而言,汉代初年,承秦之制,设置内史,掌治京师。景帝二年(前155),将内史一分为二,分称左、右内史。武帝太初元年(前104),更名右内史为京兆尹,左内史为左冯翊,同时更名故主爵都尉为右扶风,分治故内史地。其中京兆尹治长安、新丰、船司空、蓝田、华阴、郑等十二县,属官有长安市、厨两令丞,都水、铁官两长丞;左冯翊治高陵、栎阳、翟道、池阳等二十四县,属官有廪牺令丞尉,左都水、铁官、云垒、长安西市四长丞;右扶风治渭城、槐里、户、周至等二十一县,属官有掌畜令丞,右都水、铁官、厩、厨四长丞。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号称三辅,共治长安城中。左冯翊、右扶风虽然也掌管长安城中的一些事务,但由于在行政区划上京师属于长安县管辖,因此有关文献记载显示出京兆尹和长安令对京师的治理活动比其他官员明显要多。
  卫字瓦当三辅及其属官以外,其他一些部门也对汉长安城拥有管辖权力。京师的守卫和治安主要由中尉和城门校尉负责。中尉负责京师巡逻,禁备盗贼,武帝时更名为执金吾,属官有中垒、寺互、武库、都船四令丞及式道左右中侯、侯丞、左右京辅都尉、尉丞等。城门校尉负责京师城门屯兵,属官有司马、十二城门侯。而卫尉则掌诸宫门卫屯兵,司隶校尉负责包括京师在内的三辅、三河、弘农地区巡察任务。
  为了保证京师安全,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汉政府还制定了许多严格的管理制度。这些制度涉及到城门启闭、道路交通、市民居住、市场交易等各个方面。
  汉长安城城门启闭由城门校尉属下的十二城门侯具体负责,每天按时开闭城门。每个城门皆分三个门洞,中间门洞为皇帝专用,一般市民只能从两侧门洞出入,左出右入,等级有别。与城门相对,汉长安城内的大街也都是三途并列,中间的一条称驰道,为皇帝专用。西汉制定的驰道禁令非常严格,如果没有得到皇帝的特许,任何人都不能在驰道上行走,也不能跨越驰道。据《汉书·成帝纪》记载,成帝刘骜为太子时,“初居桂宫,上(元帝)尝急召,太子出龙楼门,不敢绝驰道,西至直城门,得绝乃度,还入作室门”。龙楼门是桂宫南门,作室门是未央宫西北作室通往宫外的门,二门隔直城门内大街南北相对,由龙楼横穿直城门大街进入作室门,本来颇为近捷,但因中间有驰道经过,没有得到皇帝的允许,太子不敢横越,不得不先沿直城门内大街北边道行至直城门,从直城门绕过驰道,再沿直城门内大街南边道东行,至作室门入未央宫,前往元帝的居所未央宫。由此可见,在当时即使贵为太子,不经允许,也不敢横跨驰道。即便得到皇帝的特许可使用驰道,也只能在驰道边沿行走,不能走中央三丈,而且这种特许也仅限于本人,不包括随行人员在内,否则,轻则没收所乘用的车马,重则坐罪革职。
  汉长安城中的居民,不论其身份如何,都要住在闾里之中。里有围墙,辟有里门,由“监门”负责看守。里门之外,除少数达官显贵外,一般家庭均不能当街破墙辟门。里设里正,负责里的行政管理,同时还要推选里中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充任“父老”,监督人们的出入和行动。人们平常就住在由垣墙围起来的封闭的里内。里中人互相帮助维持治安,有祭祀或者喜庆的事则互相祝贺和饮食,四邻相助。里中的父老起着实现里自治的重要作用。
  汉长安城中的市场管理也非常严格。各市平面一般呈方形,面积也有规定,大致四里为一市。市的四周筑有围墙,称“圜”,墙上辟门,称市门,是市的进出通道。市门多少不一,少者一门,多者也有八门的。市内有十字或井字形街道,称“遂”,遂两旁为陈列商品的列肆,市中各种货物分门别类出售,叫“货别分”。长安九市的管理由京兆尹属下的长安市令丞和左冯翊属下的长安西市长丞具体负责,主要职责是击鼓令市,监督物价。管理市场的官署设在市中心,称“市楼”,一般皆高二层以上,以便俯瞰监督整个市场的交易情况。
  二、皇宫的保卫工作
  汉长安城中最早的是长乐宫,汉高祖就住在长乐宫中。至惠帝始,皆居于未央宫。《三辅黄图》云:“长乐宫本秦之兴乐宫也。高皇帝始居栎阳。七年,长乐宫成,徙居长安城,……高帝居此宫,后太后常居之。在长安城中近东,直杜门。孝惠至平帝皆居未央。”未央宫之保卫工作由卫尉、光禄勋、少府三卿负责。卫尉领其麾下卫士,负责未央宫之外层守卫,光禄勋率诸郎吏,掌中层守卫,少府则主内层之守卫。分工明确,责任到人,不得马虎。
  外层守卫为未央宫外围墙及其门户之守卫,由卫尉主领其事。卫尉之官署在围墙之内。《汉书》卷一九上《百官公卿表》记载:“卫尉,秦官,掌宫门卫屯兵,有丞。”师古注云:“《汉旧仪》云:‘卫尉寺在宫内。’胡广云:‘主宫阙之门内卫士,于周垣下为区庐。’区庐者,若今之仗宿屋矣。”“景帝初更名中大夫令,后元年复为卫尉。属官有公车司马、卫士、旅贲三令丞。卫士三丞。又,诸屯卫侯、司马二十二官皆属焉。长乐、建章、甘泉卫尉皆掌其宫,职略同,不常置。”
  从上可知,卫尉所掌为宫城门卫之屯兵,属官中包括掌管宫殿司马门,夜缴宫中,并总领天下上事及阙下凡所征召的公车司马令、丞,卫士令、丞(丞三人),旅贲令、丞等等。另外,在长乐宫、建章宫和甘泉宫有时也设有卫尉,名曰长乐卫尉、建章卫尉和甘泉卫尉。
  未央宫周围有围墙,围墙为长方形,东西两边各长2150米,南北两边各长2250米,周长共8800米。围墙底部超过20米厚,墙高最低11米。围墙之内,有卫尉属下卫兵之宿舍,即所谓区庐,颜师古所谓仗宿屋。《史记》及《汉旧仪》又称周庐,当是周垣内侧为庐之意。《汉旧仪》卷上曰:“宫司马内……营卫周庐”。《史记·秦始皇本纪》谓赵高使其婿阎乐往弑二世皇帝,“乐将吏卒千余人至望夷宫殿门,缚卫令仆射,曰:‘贼入此,何不止?’卫令曰:‘周庐设卒甚谨,安得贼敢入宫?’”汉承秦制,因此西汉宫殿宿卫之制,当承袭秦制。
  卫尉之主要属官有公车司马令、卫士令与旅贲令,其职掌皆为守卫皇宫。《汉书·百官公卿表》曰:“卫尉……属官有公车司马、卫士、旅贲三令丞。卫士三丞。又诸屯卫侯、司马二十二官皆属焉。”师古注曰:“《汉官仪》云:‘公车司马掌殿门司马,夜徼宫中,天下上事及阙下凡所征召皆总领之。’令,秩六百石。旅,众也,贲与奔同,言为奔走之任也。”
  皇宫围墙之门称为公车司马门,简称司马门,四面皆有司马门,由卫尉之属官公车司马令主之。“凡言司马门者,宫垣之内,兵卫所在,四面皆有司马,司马主武事,故宫之外门为司马门。”《汉书·项籍传》师古注。《汉旧仪》卷上也云:“皇帝起居仪,宫司马内,百官案籍出入,营卫周庐,昼夜谁何。”
  所谓“昼夜谁何”,是指守卫昼夜不休,见人则呼喝曰“谁”、“何人”。《太平御览》卷230职官28引《汉官解诂》谓卫尉属下之卫士,“昏至晨分部行夜,夜有行者,辄前曰谁谁,若此不懈。”《汉书·五行志》有“公车大谁卒”,颜师古注曰:“大谁本以谁何称,因用官名,有大谁长,今此卒者,长所领士卒也。”
  卫士令与旅贲令所领士卒,也负守卫之责。其下又有若干屯兵卒,各有卫侯、卫司马领管,上引《百官公卿表》所谓“诸屯卫候、司马二十二官皆属焉”是也。又张衡《西京赋》云:“重以虎威、章沟、严更之属,徼道外周,千庐内附,卫尉八屯,警夜巡昼。”薛综注曰:“严更,督行夜鼓……卫尉帅吏士周宫外,于四方四角,立八屯士,士则傅宫,外向为庐舍,昼则巡行非常,夜则警备不虞也。”吕延济曰:“武威、章沟皆更署名。徼道,循更之道。庐,卫兵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