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西汉未央宫

本书介绍了西汉长安城、未央宫、汉长安城对秦都咸阳的继承与发展、汉长安城中的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8章 西汉上林苑(1)
章节列表
第18章 西汉上林苑(1)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苑囿是古代皇帝在都城附近修建的游乐场所,是皇帝的一种豪华享乐方式。因此,苑囿的修建也是都城建设中必须规划的部分。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在都城附近均会修建庞大的苑囿。
  苑囿就是现在的园林。我国的园林,如从历史上溯源的话,当推古代的囿和园。“苑,所以养禽兽也;囿,苑有垣也。”许慎:《说文解字》,中华书局1963年版。周代称为囿,以困养野兽进行射猎为主。我国第一个囿出现于商纣王时,“厚赋敛以实鹿台之钱,而盈巨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飞鸟置其中”。《史记》卷3《殷本纪》。商代以后,囿的建造专门化了,除了射猎活动外,并在其中建宫设馆,还增添了帝王寝居及观赏动物、植物、山水等自然景色。据《孟子》记载:周文王在丰京修了灵沼、灵台、灵囿,“方七十里”。到秦时,改囿为苑或苑囿,现在人们还以苑囿称呼古代帝王园林。
  我国素有“世界园林之母”的称号,说明我国是世界园林的故乡,而我国古典园林的奠基时期在秦汉。园林从苑囿发展而来。秦代的苑囿融山水、花木、建筑为一体,是中国古典园林的雏形,研究秦的苑囿对于研究秦的建筑史、文化史、园艺史均有重要的意义。
  秦的苑囿较前代又有了重大进步,不仅苑囿的数量增多,而且规模更大。秦昭王时,秦已有五苑,当时,秦大饥,应侯请曰:“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枣栗,足以活民,请发之”。《韩非子·外储说右下》。到了秦始皇时期,由于国力的强大,又加之秦始皇好大喜功,因此他“欲大苑囿,东至函谷,西到陈仓,优旃曰:‘善哉,若寇从东来,令麋鹿触之’,始皇乃止”。《史记》卷126《滑稽列传》。由于优旃的谏言才改初衷。
  苑囿即人们对自己所居处和游玩的自然环境的选择和创造,它离不开原有的环境,因而许多苑囿乃建在天然形胜之地。秦代的苑囿大多建在关中地区,因为关中地区秦时的自然条件是优越的。
  首先有优越的气候。秦汉时关中地区温暖湿润,据竺可桢研究,秦汉时关中的气候比现在年平均气温要高出15℃—2℃左右。竺可桢:《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考古学报》1972年2期。清初学者张标根据《吕氏春秋》一书提供的物候材料,指出秦时春天的来临要比清初早三个星期。若以《吕氏春秋》和《淮南子》等书提供的节气物候与现在西安的节气物候作比较,可以发现当时桃始花和燕始见的时间比现在要早一个月左右,因此那时南方的一些植物可以在此生长,动物可以在此繁衍。
  其次,关中地区南有秦岭山脉,北有甘泉山、九山、嵯峨山等山脉。苑囿中有山可表现出崇高之美,因其高峻,容易引起人们注意,人们可以登上顶峰,极目四望,借来各处远景,在有限中看到无限,扩大了整个苑囿的空间,使人心旷神怡。有山即有谷,谷中的风景也是妙趣横生。特别是南面的终南山,气势高大雄伟、林木繁茂,尤其是雨后天晴,站在山下遥望,层峦叠嶂,苍翠无际,是著名的风景区。正因为如此,秦上林苑则以终南山为南边的界址。
  再次,关中一带水源充足。水为苑囿中不可或缺的因素,水面能产生倒景,将四周亭榭楼台观映现在水中。水是万物生长之本,苑囿之中之所以有茂盛茁壮的花草、林木、飞禽走兽,都与水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荡荡乎八川分流”,东有灞河、河,西有沣河、涝河,南有水、水,北有渭水、泾水。
  最后,关中有许多高而平的原,如白鹿原、铜人原、风凉原、龙首原、乐游原、凤栖原、鸿固原、少陵原、细柳原、高阳原、咸阳原等。原与原之间形成条条川道,水流而过,风光旖旎。其中以长安城南的樊川最为有名,秦汉时就是著名的风景胜地,长30余里,河流纵贯其中,清流沃野,风光明丽,极富情趣,怪不得秦阿房宫“络樊川以为池”。
  总之,当时的关中地区正如《荀子·强国篇》所云:“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
  一、上林苑的规模
  秦上林苑修建的确切时间不得而知。《三辅黄图》云:“阿房宫,也名阿城,惠文王造,宫未成而亡”。又据《史记·秦始皇本纪》云:“起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阿房前殿。”阿房宫即朝宫,是秦始皇时修建的,因此至迟在秦始皇时即有上林苑了。
  秦上林苑的范围究竟有多大,“秦之上林其边际所抵,难以详究矣。”程大昌:《雍录》,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上林苑的确切四至无法搞清,我们只能根据旁证材料推测其大概四至。据《秦封宗邑瓦书》记载:“割取杜县丰邱到于水的一块土地为右庶长歇(即寿烛)的宗邑。”看来秦上林苑的西边可能到沣河。南边到终南山,这是因为阿房宫在上林苑中,而阿房宫表南山之巅以为阙,络樊川以为池,南山即终南山。北起渭水,一则因为阿房宫的北边已近渭河边,二则可以借助渭河增加自然之美。东最远到宜春苑,因为秦时在今曲江池一带有宜春苑。从其四至来看,秦上林苑的规模很大。汉上林苑即在秦上林苑基础上扩建而成。
  秦上林苑中宫殿台观很多,朝宫即阿房宫就是秦始皇在上林苑中修建的规模最大的宫殿群。修建朝宫除了由于国力强大、人口增多、咸阳宫太小的原因外,与秦始皇为了装饰上林苑有关。正因为如此,史书均有记载,朝宫在上林苑中。上林苑由于有这样一个富丽堂皇的建筑群,使它增辉不少,这样皇帝既可在此狩猎,又可在此会见朝臣,处理国家大事。四周有阁道,向南直抵终南山,规模宏伟,离宫别馆,弥山跨谷。仅阿房宫前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
  上林苑中还有长杨宫、长杨榭、射熊馆。据《三辅黄图》云:长杨宫“本秦旧宫,至汉修饰之以备行幸,宫中有垂杨数亩,因为宫名,门曰射熊观,秦汉游猎之所”。长杨榭“在长杨宫,秋冬校猎其下,命武士搏射禽兽,天子登此以观焉”。《汉书·地理志》亦云:“周至有长杨宫,有射熊馆,秦昭王起”。说明秦昭王时已在此建宫,筑射熊馆,作为秦王游猎之所。长杨宫、射熊馆遗址,《元和郡县图志》云:“秦长杨宫在县(周至)东南三十三里”。《三辅黄图》亦云:“长杨宫在今周至县东三十里”。何清谷师经过实地考察,认为遗址在今周至县终南镇东南的竹园头村南。此地名圪塔顶,原有三米多高的大型夯土台基,平整土地时挖平,在此地发现大量秦汉砖瓦。何清谷:《关中秦十宫觅踪》,《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2期。《雍录》云:“长杨宫在上林苑中”。从其地理位置看,当在秦上林苑范围内,是秦专为狩猎而修建的离宫别馆。
  上林苑利用长安八水的有利条件,修建了许多人工湖泊,犹如镶嵌在苑中的颗颗明珠。《长安志》云:“秦王上林苑有牛首池,在苑西头。”还有镐池,“镐池,在昆明池之北,即周之故都也”。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卷4,中华书局2005年。始皇帝三十六年,使者从关东夜过华阴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为吾遗池君”。《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还有樊川,阿房宫“络樊川以为池”。《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
  上林苑林木繁茂,鸟语花香,秦封建统治者“穷四方之珍木”于苑中。可谓遍地皆花草,浓香布野,繁花似锦。
  上林苑还专门为禽兽修圈,并在旁筑观,供人观赏射猎。秦兽圈,《太平御览》引《烈士传》云:“秦王召魏公子无忌,不行,使朱亥奉璧一双,诣秦,秦王怒,使置亥于兽圈中,亥目视兽,皆血溅于兽面,兽不敢动。”既云兽圈,里边肯定有各种野兽。《长安志》引《汉宫殿疏》云:“秦故虎圈,周匝三十五步,去长安十五里”。其位置据《水经·渭水注》记载:昆明故渠“北分为二,渠东迳虎圈南而东入灞,一水北合渭”。其具体位置当在灞河以西,昆明渠址以北,在今北辰堡一带。王学理:《秦都咸阳》,陕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类编长安志》引《汉宫殿疏》云:“秦故狼圈广八十步,长二十步,西去长安十五里。”
  射猎是封建皇帝一种豪华的享乐方式,“强弩弋高鸟,走犬逐狡兔,此其为乐也”。《淮南子·原道篇》。无论皇帝、大臣或者平民,射猎均是生活中的一项重要活动。早在秦文公时,“三年,文公以兵七百人东猎,四年,至渭之会”。《史记》卷5《秦本纪》。可以看出当时狩猎的规模相当可观。到秦昭王时,据《云梦秦简·公车司马猎律》载:“射虎车二乘为曹,虎未越泛藓,从之,虎环(还),赀一甲,虎失(佚),不得,车赀一甲。虎欲犯,徒出射之,弗得,赀一甲。豹遂,不得,赀一盾。”由此看出秦昭王以后,王室为了打猎,专门发明一种既安全又能游猎的专用工具射虎车,虽名射虎车,对于其他野兽也可以用,而且制定了很详细的法律。国王出猎由公车司马随从。所谓公车司马,据《汉官仪》云为汉时国王的卫队。汉承秦制,秦时也应该如此,常随秦王出外游猎,一则保卫王的安全,二则打猎供皇帝欣赏。《史记·秦始皇本纪》云:“如始皇计,尽征其材士五万人屯卫咸阳,令教射狗马禽兽。”材士即有技艺的兵士。到秦始皇、二世皇帝时,出猎的规模更大,次数更多,为了保证王室田猎的猎源,《云梦秦简·田律》、《吕氏春秋》等都作了明确规定,不准任意射猎弋鸟。
  关于上林苑中禽兽的来源,一方面我们从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出,苑囿都用围墙或者篱笆圈起来,而苑囿中林木繁茂,花草众多,沟壑纵横,为禽兽的栖息繁衍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是专门豢养的。从苑囿外捕捉一些,放入兽圈、狼圈、射熊馆中,以供观赏射猎取乐。加之当时关中一带气候温暖湿润,南方的动物也可在此生长繁衍,更增加了秦苑囿中禽兽的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