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西汉未央宫

本书介绍了西汉长安城、未央宫、汉长安城对秦都咸阳的继承与发展、汉长安城中的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2章 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1)
章节列表
第22章 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1)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汉承秦制,在都城附近的离宫别馆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除了秦都咸阳附近被项羽火烧过的以外,其他的离宫别馆均被继承下来,并加以修葺继续沿用。那么,秦时在关中地区有三百座离宫别馆,汉代到底有多少呢?
  汉代除了不断扩建长安城以外,还在长安城附近修建了众多的离宫别馆,可谓宫殿台观比比皆是。班固《西都赋》云:“离宫别馆三十六所。”特别是都城附近的上林苑中更多,据司马相如《上林赋》云:“于是乎离宫别馆,弥山跨谷,高廊四注,重坐曲阁,华榱璧,辇道相属”。笔者稽诸考古成果及文献资料,对西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作以综合考察。
  荣宫:1969年在西安东郊延兴门村出土一铜方炉。炉沿上篆刻铭文云:“上林荣宫,初元三年受,弘农宫铜方炉,广尺,长二尺,下有承灰,重三十六斤。甘露二年工常造,守属顺临。第二。”春波:《西汉皇后玉玺和甘露二年铜方炉的发现》,《文物》1973年第5期。从铭文可知,这应是当时上林苑中的离宫,其遗址可能就在西安东郊延兴门村一带。
  长门宫:本是陈阿娇母亲大长公主的花园,由于大长公主和董偃私通,害怕治罪,爰叔为其想办法,让大长公主把长门园献给汉武帝。汉武帝加以修缮改名为长门宫。皇帝籍田在城东南,便以长门宫作为离宫。司马相如著有《长门赋》,对长门宫这样描写:“下兰台而周览兮,步从容于深宫;正殿块以造天兮,郁并成而穹崇;间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说明长门宫中有登高可以俯视的兰台。而且是一个宫殿群建筑,宫殿鳞次栉比,建筑宏伟。《长安志》云:“顾成庙无宿宫,窦太主献长门园。”如淳注曰:“园在长门,长门在长安城东南,上更名为长门宫。”长门在长安城东南水西侧。水又习称长水。《咸宁县志》云:“长门在灞水与长水汇合处,午门社东。”即今西安市东北赵村东。《三辅黄图》记载:“长门宫,离宫,在长安城。”非也。既然是离宫,又怎么能在长安城中呢?自相矛盾。
  鼎湖宫:《三辅黄图》云:“在湖城县界。又一说在蓝田,有亭。”此湖城在今河南灵宝县西。此说非也。
  鼎湖宫在西安市蓝田县焦岱镇,此地曾发现过“鼎湖延寿宫”瓦当。《贞松堂集古遗文》卷十三有“蓝田鼎湖宫行镫。”《史记·封禅书》记载:“天子病鼎湖甚”。韦昭注云:“地名,近宜春。”1988年11月,蓝田县在文物普查中发现了鼎湖延寿宫遗址。其范围尚不清楚,需进一步调查。已暴露的遗址遗物有约一米厚的夯土层,整齐的砖铺地面。砖为素面和几何纹图案两种,砖面以上文化堆积层厚约一米,内含有大量的绳纹板瓦残片、云纹、文字瓦当,其中就有“鼎湖延寿宫”字纹瓦当。此遗址就在蓝田县焦岱镇。《西安晚报》1988年11月28日。鼎湖宫中有昆吾亭。据《大清一统志》云:“宫及亭皆在蓝田西南”。“上林苑东南至蓝田、宜春、鼎湖、御宿、昆吾,”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卷4,中华书局2005年。此昆吾即鼎湖宫中昆吾亭。(鼎湖宫瓦当)
  太乙宫:在西安城南五十里终南山谷中。据王先谦:《汉书补注·地理志》云:“汉元封初,南山谷间云气融结,阴翳成象,武帝于此建宫”。按此宫应为汉武帝南游终南山的休憩处,太乙宫旁有太乙池。现在此地还有太乙宫镇。
  宜春宫:原为秦离宫,西汉沿用。《汉书·司马相如传》记载:“还过宜春宫,相如奏赋以哀二世行失。”颜师古注云:“宜春,宫名。在杜县东,即今曲江池是其处也。”曲江在秦汉时就是风景如画的好地方,秦代把曲江岸叫“州”。《三辅黄图》云:“曲池,汉武所造,周回五里,池中遍生荷芰孤蒲,其间禽鱼翔泳。”司马相如在经过秦二世墓时描写了宜春宫的景色,“登陂池之长阪兮,坌入曾宫之嵯峨,临曲江之州兮,览竹林之榛榛,东驰土山兮,北揭石濑”。《汉书》卷57《司马相如传》。这里有巍峨壮丽的宫殿,有茂密的山林竹木,秦汉皇帝均在此修建离宫别馆。陈直先生云:“在春临村西南的秦汉建筑遗址上采到一瓦,筒部有‘十二二月令’五字刻款,还有‘富贵毋央’瓦当一品,可能就是秦汉宜春宫建筑用瓦”。陈直:《汉书新证》,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芷阳宫:这是一个秦宫汉葺的宫殿。位于临潼县韩峪乡油王村一带。考古工作者在村南发现古建筑一座,夯土基址南北长29米,残宽3米。清理出一长方形水池,池底发现一片陶罐,底上有阴文模印字。为芷阳的省文,当是芷阳陶窑产品的戳记。同时在此地出土四枚秦半两钱及一个半两钱铜范,证明此地是具有铸币权的官府所在。还发现十多枚动物纹、植物纹、云纹瓦当,是典型的战国时期秦宫殿图画瓦当。说明这个建筑物当为秦的离宫芷阳宫遗址。同时在此遗址还发现“长乐未央”、“长生无极”等文字瓦当及“延寿万年”虎纹砖等建筑材料,说明秦芷阳宫西汉时继续沿用。
  宣曲宫:《上林赋》云:“西驰宣曲”,张揖注云:“宣曲宫在昆明池西”。“武帝微行,宣曲尤幸”。《汉书》卷65《东方朔传》。《三辅黄图》也云:“宣曲宫在昆明池西,孝宣帝晓音律,常于此度曲,因以为名”。
  事实上“宣曲”一词早于宣帝而有。汉武帝常游幸宣曲宫。西安三桥高窑村所出十四号铜鼎铭文为“上林宣曲宫……”黄展岳:《西安三桥高窑村出土铜器铭文补释》,《考古》1964年第3期。《小校经阁金文》卷十一有“宣曲宫鼎”。《汉书·百官公卿表》:“长水校尉掌长水宣曲胡骑。”看来宣曲宫一带又是汉屯驻骑兵之地。其遗址据胡谦盈先生考察后认为在沣水以西的客省庄一带。在这里发掘出一处面积宏大的西汉建筑遗址,从而和《汉书·东方朔传》:“后乃私置更衣,宣曲以南十二所中休更衣,投宿诸宫”认为是一组而不是一座建筑的情况相吻合,这儿又是昆明池的正西,因而客省庄一带很可能是宣曲宫的遗址。胡谦盈:《汉昆明池及其有关遗存踏察记》,《考古与文物》1980年,创刊号。
  阳宫:《三辅黄图》云:“秦文王所起,在今户县西南二十三里。”《汉书·地理志》亦云:“户县有阳宫。”此宫为秦惠文王时所建,西汉犹存,武、宣、成诸皇帝常游幸于此。其遗址“甘水出南山甘谷,北经秦文王阳宫西,又北经五柞宫东”。《水经·渭水注》。可以看出此宫当在甘河中游东侧的甘峪口北一带。《户县志》:“当地父老相传今陂头东岳宫旧址即阳宫遗址。”不确。
  史书记载遗址在户县西南,户县县志办李养民先生在户县西南二十三里的曹村,发现元代延祐六年(1319)立的《创建崇真观碑》,其中碑文中写道:“秦王阳宫故址在焉,信夫天壤间自昔为佳处也。”这应该是关于萯阳宫的确切记载。
  曹村附近有座山叫鸡子山,其地貌符合史书记载皇家行宫设立的地形特点。并且附近还有个富村窑,过去的寨子就在村子附近的鸡子山顶。富村窑,老人多称阳,只因洪水泛滥,村落被毁,先是被迫迁址鸡子山顶,因为靠近该宫,便改称阳。只是由于年代久远,人们只知读音,不懂字意,加上该字生僻,宫殿早毁,人们以讹传讹,先叫阳,依次叫成富阳、富尧,以至现在叫成富村窑。综合这些因素,他推断史书记载的阳宫遗址可能就位于鸡子山上。
  他先后在该遗址发现秦汉瓦当残片三件,其中秦汉云纹瓦残片两件,文字瓦当残片一件。其中,秦云纹瓦当一为半圆残片,直径为十六厘米,与秦咸阳遗址出土的秦瓦当无异。另外,还发现绳纹的各类板瓦、筒瓦、回形纹、雷云纹地砖等。
  葡萄宫:《史记·大宛列传》云:“昔孝武帝伐大宛,采葡萄种之离宫。”此宫为汉武帝所建。“哀帝元寿元年,单于来朝,以大岁厌胜所在,舍之上林苑蒲陶宫。”《汉书》卷94《匈奴传》。此宫遗址,《三辅黄图》云:“在上林苑西。”《陕西通志》引《雍胜略》云:“此宫在周至县境。”
  长杨宫、射熊馆、长杨榭:《三辅黄图》云:“本秦旧宫,至汉修饰之以备行幸,宫中有重杨数亩,因为宫名,门曰射熊观,秦汉游猎之所。”“观”与“馆”汉代通假,指宫门前的双阙。因此《尔雅·释宫》云:“观,谓之阙”。因此射熊馆乃是长杨宫门上楼台建筑,皇帝曾登此射熊,故名。武帝好自击熊,司马相如从武帝至长杨宫,作《长杨赋》以讽谏。“永兴五年,上幸长杨射熊馆,布车骑大猎”。《汉书》卷9《元帝纪》。
  汉成帝为了向胡人夸耀长杨宫附近多禽兽,征发关中人民入南山,西至褒斜,东至弘农,南驱汉中,捕捉熊、罴、豪猪、虎、豹、狐、兔、麋鹿等,装进槛车,送到长杨宫射熊馆,然后“纵禽兽其中,令胡人手搏之”。扬雄:《羽猎赋》,费振刚、胡双宝、宗明华辑校:《全汉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
  长杨榭,“在长杨宫,秋冬校猎其下,命武士搏射禽兽,天子登此以观焉”。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卷5,中华书局2005年。站在榭上既可以观看军队打猎比赛,又可作为阅兵台。《尔雅》云:“阁谓之台,有木谓之榭”。在台上建造的木结构建筑物称为榭,是周围无四壁的建筑物。就是说,长杨榭为一高台土木建筑物。《西都赋》云:“天子乃登属玉之观,历长杨之榭,览山川之气势,观三军之杀获,原野萧条,目极四裔,禽相镇压,兽相枕藉。”
  长杨宫、射熊馆及长杨榭遗址,“秦长杨宫在县东南三十三里。”《三辅黄图》亦云:“长杨宫在今周至县东三十里。”业师何清谷实地考察,认为其遗址在今周至县终南镇东南的竹园头村南,此地名圪顶,原有三米多高的大型夯土台基,平整土地时挖平,在此地发现大量秦汉砖瓦。何清谷:《关中秦十宫觅踪》,《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2期。
  五柞宫、青梧观:《三辅黄图》云:“五柞宫,汉之离宫也,在扶风周至,宫中有五柞树,因以为名,五柞皆连抱上枝,覆阴数亩。”五柞宫距长杨宫很近。《水经·渭水注》云:“(耿)水发南山耿谷,北流与柳泉合,东北经五柞长杨,长杨、五柞相去八里,并以树名宫”。
  汉武帝常幸五柞宫,最后竟驾崩于五柞宫。成帝是一个游猎成性的皇帝,“北至甘泉,南至长杨五柞”。《汉书》卷87《扬雄传》。青梧观在五柞宫西。《西京杂记》云:“观前有二梧桐树,下有石麒麟二枚,刊其胁为文字,是秦始皇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此观以梧桐树命名。
  望仙宫:《水经·渭水注》记载:“漏水又北历苇圃西,亦谓之仙泽,又北经望仙宫。又东北耿谷水注之,水发南山耿谷,北流与柳泉合,东北经五柞宫西……又北经望仙宫东”。从上所述,望仙宫在五柞宫之北。
  犬台宫、走狗观:《三辅黄图》云:“犬台宫在上林苑中,长安西二十八里”。晋灼在为《汉书·江充传》作注时曰:“上林有犬台宫,外有走狗观”。很容易看出这是皇帝为行幸打猎而豢养狗的处所,在此建宫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