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西汉未央宫

本书介绍了西汉长安城、未央宫、汉长安城对秦都咸阳的继承与发展、汉长安城中的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4章 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3)
章节列表
第24章 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3)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蕲年宫位于何处呢?史书记载众说纷纭。考古工作者曾在雍城西南三十余里,千河东岸的凤翔长青乡孙家南头堡子壕发现“蕲年宫当”,这是一处秦汉时期的建筑遗址,面积达两万平方米。遗址的耕土层下,为汉代建筑夯土层,厚约12米。显然这是秦时的一处宫殿而后经汉修葺沿用。马振智:《祈年·棫阳·年宫考》,《考古与文物》丛刊第3号。
  蕲年宫的用途与祭祀有关,是秦惠公为祭祀后稷、祈求丰年而修建的专用建筑。
  在秦都雍城南郊也曾拣到“年宫”瓦当,有人认为是“蕲年宫”的省略,但也有人认为并非一回事,而是另外一个宫。马振智:《祈年·棫阳·年宫考》,《考古与文物》丛刊第3号。究竟是否一个宫,还有待以后的考古发掘来证明。
  羽阳宫:秦宫汉葺。秦武王修建。据《汉书·地理志》陈仓县下注:“有羽阳宫,秦武王起。”后来多发现带“羽阳”字样的瓦当,此宫也是秦修汉葺。关于其地望,陈直先生认为在今宝鸡市卧龙寺东站的秦汉陈仓城内。陈直:《汉书新证》,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王光永先生认为遗址可能在出土羽阳宫铜鼎的凤翔县长青乡马道口行政村附近。王光永:《凤翔县发现羽阳宫铜鼎》,《考古与文物》1981年1期。具体位置还需以后考古发掘证实。
  甘泉宫:西汉时有名的离宫。原名林光宫,秦二世胡亥所造,汉武帝扩而大之,形成一个庞大的宫殿建筑群。“甘泉本因秦离宫,既奢泰,而武帝复增通天、高光、迎风。宫外近则洪、旁皇、储胥、弩;远则石关、封峦、鹊、露寒、棠梨、师德,游观屈奇瑰玮。”《汉书》卷87《扬雄传》。甘泉宫遗址在今淳化县西北铁王乡境内,宫殿的主体建筑在梁武帝村东北,即汉时甘泉山一带。
  现在宫殿主体建筑遗址尚存,在此周围和相邻地区,大大小小的建筑台基星罗棋布,有五十余座。当时既是皇帝避暑的宫殿,也是防御匈奴的前线指挥部。
  在甘泉宫中有通天台,《汉书·郊祀志》:“武帝乃作通天台,置祠具其下,将招来神仙之属。”通天者,言此台高通于天也。此通天台为汉武帝祭天仙人之处,武帝祭天的办法为上通天台,舞八岁童女三百人,置祠具,招仙人,祭天已,令人升通天台,以候天仙天神,既下祭所,若大流星,乃举烽火,而就竹宫望拜。
  甘泉宫通天台照片霸昌观:此观在霸桥附近。王莽地皇三年二月,霸桥灾,更名霸馆为长存馆。此霸馆疑为霸昌馆之简写。
  白鹿观:《图书集成》卷五一一云:“白鹿馆在蓝田西十五里,其基址碑塔尚存。”据此可知白鹿观在白鹿原上。白鹿原是因为周平王东迁时,有白鹿游于此而得名,汉武帝在此养鹿并筑馆。“成帝许美人在上林鹿馆,数召入饰室”。汉时还制造白鹿皮币“元狩四年春,有司言关东流民凡七十二万五千口,县官无以衣食账廪,用度不足,请收银锡,以白鹿皮造白金及皮币以足用,是时禁苑有白鹿”。荀悦:《两汉纪》,中华书局2002年。能用鹿皮作货币,可见当时鹿确实很多。冯云鹏《石索》卷六百有“汉白鹿观瓦”一枚,为此观之遗物。
  上兰观:此观是上林苑中的重要游猎场所。“绕丰,历上兰,六师发逐,百兽骇殚”。班固:《西都赋》,费振刚、胡双宝、宗明华辑校:《全汉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陈虎旅于飞廉,正垒壁乎上兰”。张衡:《西京赋》,费振刚、胡双宝、宗明华辑校:《全汉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王莽谓元后“飨饮飞羽,校猎上兰”。《汉书》卷98《元后传》。其遗址据《大清一统志》:“上兰观在长安西”,而清的长安县治在今西安城内,那么此观应在西安的西南方。
  白杨观:《羽猎赋》云:“营合围兮,然后先置乎白杨之南,昆明灵沼之东”。服虔注云:“白杨,观名”。该观的名称应与周围有众多的白杨树有关。《三辅黄图》云:“在昆明池东。”此观为汉代皇帝羽猎之处。胡谦盈先生在昆明池东发现一处西汉遗址,出土“上林”和云纹瓦当。此遗址位于现在孟家寨村东,靠近昆明池旁。
  细柳观:关于细柳观的遗址,迄今有两说:其一,《三辅黄图》云:“在长安西北。”《三辅旧事》亦云:“汉文帝大将军周亚夫军于细柳,今呼石徼是也。”如淳注曰:“长安细柳仓在渭北,近石徼是也。”其二,《上林赋》:“登龙台,掩细柳”。郭璞注云:“细柳,观名也,在昆明池南。”
  笔者认为第二种观点应是正确的,细柳观因其旁栽有大量柳树,细柳原因细柳观而得名。从《上林赋》所言,龙台、细柳距离不会太远。“上林禁苑,跨谷弥阜,东至鼎湖,邪界细柳”。张衡:《西京赋》,费振刚、胡双宝、宗明华辑校:《全汉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此处的细柳即细柳观也。渭北细柳即汉细柳仓之地。胡谦盈先生在昆明池南、细柳原北侧、石匣口村西约四百米处,发现一汉代建筑遗址,遗址上发现大量西汉瓦和“上林”瓦当,疑为细柳观遗址。
  东观:《汉书·天文志》云:“河平二年十二月壬申,太皇太后避时昆明东观。”《汉书·元后传》也云:“历东馆,望昆明。”看来此观应在昆明池东,作为观赏水景而用。
  豫章观:《三辅黄图》云:“豫章观,武帝造,在昆明池中。”《西京赋》“登豫章,简红”。薛综注:“豫章,池中台也,皆豫章木为台馆也。”因豫章观位于昆明池中,故又称昆明观。豫章观乃昆明池上镶嵌的一颗明珠,人们乘船荡游之余,登此遥望休息。西安三桥高窑村出土有“上林豫章观铜鉴。”胡谦盈先生考察后认为遗址在今万村西北约一公里处的一个孤岛,有西汉建筑遗留,此孤岛位于昆明池中。
  龙台观:《上林赋》云:“登龙台,掩细柳”。张揖注云:“龙台,观名。”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龙台遗址“在户县东三十里”。《三辅黄图》云:“龙台观在沣水西北,近渭。”据《三辅故事》所言:汉时龙见陂中,故作此台。
  飞廉观:《三辅黄图》云:“在上林,武帝元封二年作。”《汉书·郊祀志》亦云:“仙人好楼居,……于是上令长安则作飞廉、桂馆,”晋灼注云:“飞廉,身似鹿,头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武帝命以铜铸置观上,因以为名。”《西京赋》云:“陈虎旅于飞廉,正垒壁乎上兰。”可以看出,此观为皇帝游猎之所。
  虎圈观:《汉书·郊祀志》记载:“建章宫西有虎圈。”此观疑在上林苑虎圈旁,专用于坐山观虎斗。
  茧观:中国古代对蚕桑非常重视。《汉官旧仪》云:“春蚕生而皇后亲桑于苑中,蚕室养蚕千薄以上。……群臣妾从蚕还,献于茧观。”《汉书·元后传》也云:“春幸茧观,率皇后列侯夫人桑”,颜师古注引《汉宫阙疏》云:“上林苑有茧观,盖蚕茧之所也。”陈直先生云:“长安谢氏藏有‘崇蛹嵯峨’瓦当,疑为蚕观之物。”陈直:《汉书新证》,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
  氏馆:《汉书·郊祀志》云:“上初(武帝)至雍郊见五,……是时上求神君,舍之上林中氏馆。”从上所述,此馆可能在上林苑西郊。
  宜春观:《水经·渭水注》云:“涝水经汉宜春观,合陂入渭。”《户县志》亦云:“宜春观,户县涝二水之旁,上林故地也。”陂是户县城西三里处陂头村东边的一个小湖,蓄积水而成,由于陂水甘美,故称陂。这里风景秀丽,林木苍郁,水潺潺,宜春观修于陂旁,是一处著名的游览胜地。
  涿沐观:《汉书·外戚·孝成许皇后传》记载:“许美人在上林涿沐观,数召入饰室中若舍。”《三辅黄图》亦云:“涿沐观,在上林苑。”
  阳禄观、柘观:《汉书·外戚·孝成班婕妤传》云:“痛阳禄与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服虔注云:“二馆名也,生子此馆,皆失之也。”颜师古注云:“二观并在上林中。”元帝冯昭仪生子时亦在此,那么二馆似为妃嫔生子之所。王莽修九庙时拆毁。陈直先生曾拣到一“上禄”瓦片,定为上林苑阳禄观之简称。陈直:《汉书新证》,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
  属玉馆:也称属玉观,《三辅黄图》云:“在右扶风,属玉,水鸟,似,以名观也。”宣帝“甘露二年冬十月,行幸阳宫属玉观”。《汉书》卷8《宣帝纪》。此观疑为阳宫中之观,其遗址当在户县,可能专为观赏珍稀水禽属玉鸟而建。
  郎池观:《三辅黄图》和《关中记》皆云在上林苑中。郎池观可能在郎池之旁。王莽为选择九庙的地址,“予卜波水之北,郎池之南,……于是遂营长安城南”。《汉书》卷99《王莽传》。
  当路观:可能在当路池旁。《三辅黄图》和《关中记》皆云在上林苑中,王莽建九庙时拆毁。
  平乐观:这是上林苑中一处重要的娱乐场所。武帝元封三年、六年两次在平乐观作角抵戏,以享国内观众及外国使者。薛综注云:“平乐馆,大作乐处也。”董偃“驰逐平乐,观鸡鞠之会,角狗马之足”。《汉书》卷65《东方朔传》。《汉书·霍光传》:“禹山走马驰逐平乐观。”《西京赋》描写了平乐观中各种各样的游戏:“大驾幸乎平乐,张甲乙而袭被翠,攒珠玉之玩好,纷瑰丽以奢靡,临回望之广场,程角抵之妙戏,鸟获扛鼎,都卢寻,冲狭燕濯,胸突锋,跳丸剑之挥霍,走索上而相逢。”
  观象观:顾名思义,上林苑中专门用来观赏舞象的观。《汉书·西域传》:“自是以后……巨象、狮子……四面而至。”又云:“元狩二年南越献驯象。”《西京赋》也指出:“白象行孕,重鼻辚。”李尤《平乐观赋》:“白象朱首。”可以看出上林苑中有舞象游戏。
  长平观:《三辅黄图》云:“在池阳宫,临泾水”。宣帝“甘露二年三月,上自甘泉宿池阳宫,上登长平坂”。《汉书》卷8《宣帝纪》。如淳注云:“在池阳南上原之坂,有长平观。”《汉书·元后传》:“登长平馆,临泾水而览焉。”其遗址据《长安志》云:“在汉高祖长陵西北,在泾阳县东南九里”。
  益延寿观:《汉书·郊祀志》云:“上令甘泉作益寿、延寿馆。”颜师古注亦认为益寿、延寿为二馆名。而《史记》则作益延寿观,今有瓦当亦作“益延寿”,可证《汉书》前一个“寿”字衍和颜师古注之误。此观遗址据《括地志》记载“在雍州云阳县西北八十一里,通天台西八十步。”
  此外,在长安城周围还有走马观、鱼鸟观、燕升观、远望观、便门观、石关、鹊观、封峦观、露寒观、木观、椒唐观等。
  上面列举的是既有宫名又有文献和发掘资料的离宫别馆,还有一些虽然我们知道是汉代的离宫别馆,但不知道是哪一个。
  实质上当时还有许多宫馆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据《三辅黄图》记载:“汉畿内千里,并京兆治之,内外宫馆一百四十五所”。班固《西都赋》也云:“前乘秦岭,后越九,东薄河、华,西涉岐雍,宫馆所历,百有余区”。
  汉长安城总体保护规划图以上所述汉长安城附近的宫殿台观是笔者经过搜集文献和考古资料而考订出来的,个别遗址的位置还有待以后考古发掘资料的证实。最近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过程中,在三原县又发现一处秦汉大型宫殿遗址,位于新兴镇惠家,面积达40万平方米。普查人员在该遗址上发现了疑似夯土地点两处,普查标本30多件,包括大型几何纹空心砖、方砖、瓦当等等,规格很高,其中有的瓦当形式还是首次发现。该遗址可能是秦都通往淳化甘泉宫的一处重要的行宫遗址。
  同时随着新考古资料的发现,还会有新的离宫别馆出现。